江蝶如素

离高考就半年了,我怎么就要高考了orz

【殓摄】Dark Paradise (1)

近现代AU,入殓师卡尔×科塔尔综合症约,大概是两个精神病人的爱情故事(bu

后期似乎可以配合音乐dark paradise食用,不过目前好像不需要

*科塔尔综合症,通俗来讲就是认为自己已经死了,对身份认知有障碍,就算能正常与他人交流,依然会怀疑自己的真实存在性。其实很复杂,但我,讲不清🌚

☆*☆*☆*☆*☆*☆*☆*☆*☆

打理完最后一具遗体,已过午夜十二点,干他们这行的很少会有加班到这个时间的,不然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卡尔才不信这一套。

慢慢整理好工具箱,正准备锁门离开,忽然听见门内好像有什么东西活动的声音。

老前辈们也说过晚上如果听见奇怪的声响千万不要好奇去查看,马上转身离开,否则会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

嘁,管它呢。

卡尔径直推开门走了进去,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借着有限的光源向那个方向走去。

黑暗似乎随时能将这仅有的光源吞噬,走过一排排棺木,再也没听见之前的声响,唯一的声音是自己的已经尽力放轻的脚步声和低沉的呼吸声。

平时这里就不会有人来,就算是同僚也不会留到这么晚,也许是听错了吧。这么想着,卡尔刚打算转身离去,那束光突然扫过了一个黑影。

卡尔连忙把光对准黑影的方向——那是个人影没错,但并不像恐怖故事里所描述的鬼影那样高大,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瘦小,静止着像尊雕塑似的一动不动。

“谁在那里?”

没有任何回应。

卡尔放慢脚步,小心翼翼地向那个人影探去,也许是出于社交恐惧,此时他竟宁愿希望对方是什么妖魔鬼怪也不要是什么生人。离那个人影只差一个棺木的距离的时候,只听一声闷响,卡尔还未来得及反应,那个人影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倒在地上的男性青年。

看来这就是刚刚那个黑影了。

卡尔举起手电筒打量他,在手电筒的照射下,他本就苍白的皮肤显得近乎透明,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双眼紧闭,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投落 一片阴影,一头长发杂乱地披散着,若不是那微微起伏的胸膛,卡尔或许真的会把他当成这里的死尸。

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理智告诉他这时候应该将他送去警局,然后从此和此事彻底摆脱联系。但是卡尔并没有这样做,这名青年的存在感是如此的不真实,以至于卡尔仍怀疑他是否真实存在,是否还活着——哪怕他确实还有极其微弱的呼吸——等卡尔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已将他带回家中。

卡尔让他躺在沙发上,在柔和的鹅黄色灯光下,他终于可以仔细观察这位“客人”了。

这毫无疑问是一个绝美的人,简直就是上帝精雕细琢的艺术品,如上等丝绸般的浅金色卷发,凌乱丝毫没有影响其美感,反而增添了几分性感,白皙的皮肤衬的那薄唇更为殷红,宛如那黑夜传说里优雅的吸血鬼。

除去美丽的外表,更让卡尔在意的是他身上的各种违和感,虽说还未入冬但也已是晚秋,仅穿这身破破烂烂的白底浅蓝竖纹的衣裤显然不够。而且他甚至没有穿鞋,从脚底到小腿都沾满了泥泞,可这几天并未下过雨。手上也附着一层棕红色的像是凝固了的泥水的固体,指甲里也有同样的固体粉末,衣服上似乎也沾到了些许。

大概是出于职业习惯,又加上对方实在与自己平日的工作对象太过相似,卡尔忍不住想为他做个清理。

刚打开工具箱,卡尔突然意识到对方并不是尸体,无论他再怎么没有生气,也是活生生的人。他懊恼地摇了摇头,将其抱入浴缸。为他脱下破碎的衣物时,卡尔发现衣领下别着一块不起眼的金属牌,隐约可以看出上面写着“Joseph”以及一串已经模糊不清的编号。

这大概是他的名字。

卡尔抱起那团衣物——或者说是破布,直接扔进了垃圾桶。反正也不能再穿了,等会给他穿自己的就行了。

卡尔向来不喜欢与他人接触,更不要说是让别人穿自己的贴身衣物,但对于眼前这个陌生的青年,他竟没有丝毫的排斥,反而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

约瑟夫的身上意外的干净,完全没有想象中的伤痕或者血迹,为他清理的时候也很安静,全程都没有丝毫苏醒的迹象,以至卡尔不止一次怀疑自己是否其实是在工作。

为他挑选衣物的时候,卡尔才意识到他是多么的娇小,自己的衣服实在没有适合他穿的,只能先扯件浴袍给他随意裹上。

卡尔将他安置在自己的床上,为他盖好被子,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洒落床边,卡尔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竟已忙活了大半宿。

卡尔打了个哈欠,想着再过两个小时就又要出门,走15分钟的路,乘上地铁,再转乘……想想就累。况且疲劳状态下的工作质量会大打折扣,看来今天的工作要请假了。

既然已经决定要休假一天,那么休息也就不用那么着急了。忙了一晚上,反而已经不困了,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醒,卡尔决定先出去逛一圈。

临走前,卡尔又看了一眼房内:在晨曦的映衬下,整个房间都蒙上了一层童话色的轻纱,床上的人就如那故事中的睡美人一般静静地呼吸着。

真美,就像睡着了一样。这是卡尔的第一感受。

废话,本来就是睡着了。卡尔心里默默吐槽自己。

清晨的街道还依然在半梦半醒间,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偶尔有车辆呼啸而过,那是夜班回家的上班族。冬日将至,低矮的花叶上都凝上了一层白霜,枝头早起的鸟儿已在歌唱着迎接旭日的东升,待那温和的日光吹散秋晨的寒意。

路边已有早营业的店铺卷起门帘,路过一家服装店时,卡尔想起刚才的窘境,打算给他买几件合适的衣物。

卡尔给自己买衣服从来都是随意的,毕竟自己工作的场合也不适合穿得花里胡哨的,而且平日也不会跟他人有什么交往,所以服装对于他并不重要,基本上是能穿就行。

但这次卡尔第一次在服装店待了从未有过的长时间,一方面是因为小尺寸的男装确实难买到,另一方面是这是卡尔首次开始关注服装的美观问题。

无视售货员小姐的营销式客套,卡尔自顾自地挑选着他认为合适的衣服。

这件他穿应该会好看……这件太宽大了,不行。这个好像也挺合适,这套……算了先拿着。

不知不觉间,卡尔的购物篮里已堆满了各类衣服,衬衫、风衣、高领毛衣、长裤、睡衣……几乎涵盖了各个季节各个风格的,可以说是除了女装应有尽有。

反正平日也没有什么需要花钱的地方,卡尔对于生活的要求一向不高。

就这点吧,再多要拿不回去了,应该……够了吧?

这是卡尔人生中第一次满载而归的购物,虽然都是些衣服,但大包小包的加起来分量也不轻,卡尔似乎多少能明白点那些个男同事抱怨和女朋友整天拉着自己出去购物的理由了。

从店里出来,卡尔才发现日光早已遍布大地,和煦的日光驱散了清晨的寒雾,街上也热闹了起来。

卡尔到家的时候,约瑟夫已经醒了。

☆*☆*☆*☆*☆*☆*☆*☆*☆

没错约约确实是精神病院里逃出来的不用怀疑,后面就能明白两个人都是可以进精神病院的了(x

车的话这篇没打算,另一篇有,这篇有些描写嘛我觉得最多也就r14了吧(也可能是我思想开放😂

没想到能写那么多,本来我以为是短篇的

评论(9)
热度(52)